首页>深圳旅游 > Maker Faire国内第一场无人机格斗赛

Maker Faire国内第一场无人机格斗赛

[摘要]Maker Faire 无人机格斗比赛决赛是由 D1 天空竞技和柴火联合主办的比赛,是国内乃至亚洲第一场格斗主题的无人机竞技比赛。去年初诞生于 Kickstater 的美国 ASL(空中运动联盟),就致力于推广这项无人机虐待运动。

在巨大的明华轮背景下,一大一小两架无人机在半空中盘旋对峙着,不时上前互相试探,但很快又谨慎后退。防护网外的观众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迎着下午刺目的阳光,目不转睛地紧张注视着空中的两位无人机选手。

这是 Maker Faire 无人机格斗比赛决赛上的一幕,这场由 D1 天空竞技和柴火联合主办的比赛,是国内乃至亚洲第一场格斗主题的无人机竞技比赛。

「看来两架飞机是想比比看谁先没电。」解说员打趣道,引起观众们一阵哄笑。然而两位选手不为所动,仍然相互保持着安全距离,寻找一击制胜的机会。

终于,在一两次试探之后,一直盘旋在对手下方的大个子无人机突然发难,猛然上升朝对手底部撞去,一次猛烈的碰撞之后,被解说员称为「小精灵」的小个子无人机急于上升躲避,没能控制住速度,一头撞上了顶部的防护网,螺旋桨卡在了网中,再也无法动弹。

冠军诞生!最终拔得头筹的,是来自 Maker Fire 创客火的选手,使用的是 BIBI BIRD 210 穿越机。

Maker Faire 上的国内第一场无人机格斗赛,原来无人机可以这样玩!
       无人机竞速已经「很常见」,无人机格斗这是第一场

提到无人机体育竞技,多数无人机爱好者可能会首先想到 FPV 无人机竞速。事实上,通过缠斗、撞击等直接竞争性冲突、带来更刺激的竞技乐趣和观赏体验的无人机格斗比赛,早已在美国无人机玩家圈子里流行开来。如去年初诞生于 Kickstater 的美国 ASL(空中运动联盟),就致力于推广这项「无人机虐待运动」。

这次比赛主办方之一 D1 天空竞技是中国最早的无人机文化体育品牌,晚上,在海上世界某家中餐店,我们和准备去赶轮渡的 D1 创始人卢青聊了聊。

卢青介绍说,D1 此前曾主办过「D1 无人机亚洲杯」等竞速比赛,无人机格斗赛还是第一次尝试。

相比竞速比赛,无人机格斗赛对场地规模的要求比较宽松,但紧张刺激程度不亚于竞速赛。观众可以在近距离观看无人机的每一个细微动作和每一次激烈碰撞。

国外无人机格斗比赛中使用的多是专门用于无人机格斗的高强度机身,而这次 Maker Faire 无人机格斗赛的参赛选手,主要还是多见于竞速比赛的穿越机,规则也是简单的「落地判负」和「不能行动判负」。

作为第一次尝试,飞机本身的升级和规则的完善还需要相当的时间,国内的无人机竞技事业也还处在刚起步的阶段。但在比赛中,已经能从飞机动作中看到选手在格斗战略上的思考。

「这次比赛中有好几架飞机被撞翻坠地,不难猜测,下次比赛就会出现可以双面飞行的飞机了。」卢青说,总结比赛经验对飞机不断进行优化和改良,也是选手参加无人机竞技赛事的乐趣所在。

Maker Faire 上的国内第一场无人机格斗赛,原来无人机可以这样玩!
       无人机文化有断层,玩家「脑洞」还不够大

论无人机技术,国内无人机行业相比国外可能还强上许多。但当无人机作为一种运动、文化符号出现时,国内似乎总不如老外那么「会玩」。

卢青说,从玩无人机的文化氛围来说,外国从早先的航模到如今的无人机,几乎每个年龄段都有爱好者,这种爱好是一直在传承的。而国内在这种文化传承上却存在断层,现在在玩无人机的几乎都是年轻人,培育无人机竞技文化,几乎等于面对一个需要重新教育的全新市场。

D1 现在也在做着无人机入门教育和无人机文化传播方面的工作,像深圳这样年轻而乐于接触新鲜文化的城市,十分适合无人机经济文化的普及和传播。卢青还提到,国外无人机配件其实非常昂贵,而国内凭借强大的制造业基础,无人机运动的经济门槛要低很多,这也是国内推广无人机经济文化的优势之一。

「国人脑洞还不够大!」聊到最后,卢青笑道。

卢青没有详细解释「脑洞」的含义,或许他口中的「脑洞」,是在用无人机做航拍、做勘测、做安保等等「严肃应用」之外,那些在科技基础之上有关爱好的、有关文化的、有关纯粹乐趣的真正「酷」的事情——这也是创客精神内涵之一不是吗?
       无人机简介
        无人驾驶飞机简称“无人机”,英文缩写为“UAV”,是利用无线电遥控设备和自备的程序控制装置操纵的不载人飞机。从技术角度定义可以分为:无人固定翼机、无人垂直起降机 、无人飞艇、无人直升机、无人多旋翼飞行器、无人伞翼机等。


问题投诉